北京昨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为英国输入病例


董恩盛说:“1月21日,我们(董恩盛和导师)大概商定了要做这样一个数据图表,当天晚上我大概花了7到8个小时时间,就做好了第一版。然后1月22日早上11点左右我的导师通过推特把这个图表发布到了全世界的平台上。”

而在被曝光的视频中,ALPA执行主席赖安·施尼茨勒也表示,更多的飞行员表现出了感染症状,但没有接受检查。他说:“我们认为这一数字非常重要,但我们没有数据。航空公司正在掩盖。”

杜鸿儒说:“从数据上来看,美国目前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中国疫情防控对其他国家都是很好的榜样,我希望世界上各个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防控手段,希望能早日控制全球的疫情。”

如今,这个网站已经成为多国政府高层、公共卫生学者和主流媒体引用最多的疫情数据来源,更新和运营这个网站成了董恩盛的“主业”。

国际机械师和航天工作者协会的航空公司助理协调员詹姆斯·卡尔森说;“令人悲痛的是,达美航空的乘务员和其他工人——地勤人员、售票员、停机坪服务和机修人员都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可以信任该公司。”他回应了空乘人员要求对首席飞行员进行调查的呼吁,并表示隐瞒有关感染的信息“应该受到谴责”。近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国传播,多国主流媒体或政府卫生部门在进行疫情更新发布时,都在引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更新图。而这份目前受关注度最高的疫情图,由两名中国留美博士创作和维护。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在《赫芬顿邮报》获得的一份备忘录中,达美航空表示,公司领导层将识别并通知”与“有症状或确诊为新冠肺炎”的任何飞行员或工人“长时间密切接触”的任何员工,时间为“患病员工开始出现感染症状的最初48小时内”。另外,根据政策变化,达美航空现在认定的“长时间密切接触”,是指在6英尺内距离连续接触10到30分钟,时间跨度为从出现感染症状的两天前开始,这也将可能接触到患病员工的工人的范围扩大了。达美航空发言人摩根·杜兰特在电子邮件中说:“在某些情况下,根据临床研究,达美航空可能会通知员工需要进行自我隔离。”

据彭博社报道,周二,ALPA的国家代表致信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抱怨说某些航空公司没有遵循CDC的指导,来报告员工是否已经接触过新型冠状病毒。ALPA还在其网站上表示,截止到周五,对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的达美航空飞行员人数已从前一天的32人增加到48人。

一张黑底、红点,左右两侧列着各国确诊、死亡和恢复病例的地图,成为近来全球主流媒体在报道新冠疫情时普遍采用的背景图片。就连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卫生部视察时,美国卫生部就用这张地图监测全国病例,意大利总理、德国内阁开会时,身后电子屏幕也正在依靠这张地图展示疫情实时情况。

近期,针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中国原罪论”、“中国延误论”、“中国产品质量低劣论”、“中国掩盖疫情死亡人数真相论”,并称中国把抗击疫情中的对外援助作为开展“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的工具,想填补美国领导力缺失的真空,怀有地缘政治图谋。